王一鳴:加快要素市場化改革 培育經濟增長新動力

2020年07月19日21:42  來源:人民網-強國論壇
 

人民網北京7月19日電(曲源)今年是“十三五”規劃的收官之年,也是“十四五”規劃的謀篇布局之年!笆奈濉币巹潓橹袊~向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描繪新的發展藍圖。第十三屆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委員王一鳴近日出席了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舉行的在線改革形勢分析會,在接受人民網強國論壇記者采訪時表示,無論從外部環境變化,還是從國內發展階段性特征看,都要加快要素市場化改革,提升要素配置效率,培育經濟增長的新動力。

強國論壇:“十四五”期間最為迫切的改革有哪些?

王一鳴:“十四五”時期內外環境變化對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提出緊迫要求。

“十四五”時期區別于以往的五年規劃期,最大的不同就是外部環境的“百年未有之變局”。大變局的“變”既表現為生產力層面的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也表現為生產關系層面的全球治理體系變革和國際政治格局調整。

從國內看,“十四五”時期我國發展將繼續面臨結構性、體制性、周期性因素的多重制約,制造業大規模擴張階段將要結束,支撐產業發展的要素條件深刻變化,創新能力不足進一步凸顯,經濟增長的動力結構發生變化,人口老齡化加快,儲蓄率隨著撫養比上升而趨勢性下降,資本積累速度將逐步放緩。隨著越來越接近國際技術前沿,我國對深化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的要求也越來越迫切。

無論從外部環境變化,還是從國內發展階段性特征看,都要加加快要素市場化改革,提升要素配置效率,培育經濟增長的新動力。事實上,近年來我國經濟增速放緩在很大程度上是全要素生產率增速下降造成的,關鍵是有利于釋放增長潛能的要素市場化改革滯后,要素流動不暢,資源配置扭曲,要素市場化價格形成機制不健全,影響了全要素生產率增速的提升。

強國論壇:目前世界一些國家的全要素生產率情況是什么樣的?中國需要達到什么水平?

王一鳴: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后,我國全要素生產率增速明顯放緩,近年來雖有所回升,但仍不到2%。根據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佩恩表”數據庫9.0版,2014年我國全要素生產率僅相當于美國43%的水平。日本和韓國在基本完成工業化和經濟增速“下臺階”的階段,全要素生產率分別達到美國80%和60%的水平。如果我國到2035年基本實現現代化時,全要素生產率要達到韓國的水平,也就是相當于美國的60%左右,全要素生產率就要以比美國更快的速度提高。若設定美國2015-2035年全要素生產率年均增速為1%,那么2015-2035年期間我國全要素生產率年均增速要達到2.7%,才能在2035年達到美國60%左右的水平。深化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是提高全要素生產率增速的關鍵。

強國論壇:如何在“十四五”時期深化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

王一鳴:“十四五”時期,深化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要堅持目標引領和問題導向相結合,突出重點,分類推進。通過改革消除資源配置扭曲,推動產業技術變革,加快新舊動能轉換,釋放經濟增長潛能。

傳統生產要素領域,改革的核心目標是消除資源配置扭曲,把勞動力、土地、金融資源配置到生產率更高的領域,使經濟達到潛在生產可能性邊界。

勞動力市場化配置改革重在推進勞動力城鄉流動和人才社會性流動。繼續深化戶籍制度改革,放開放寬除個別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戶限制,建立城鎮教育、就業、醫療衛生等基本公共服務與常住人口掛鉤機制,推動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笆奈濉睍r期應對外部環境變化,還要突出一個重點領域,就是促進人才的社會性流動和高端人才市場培育。關鍵是要樹立人才是第一資源的理念,加快構建人才的社會性流動和吸引全球高端人才的體制機制,加快與國際人力資源市場的對接,增強對全球一流人才的吸引力。

資本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重在深化資本市場改革!笆奈濉睍r期,除了繼續放開金融服務業市場準入,增加服務小微和民營企業的金融服務供給,疏通金融和實體經濟的傳導機制外,需要深化資本市場改革,拓展多層次資本市場內涵,注冊制改革要在科創板試點基礎上進一步拓展,為新經濟公司提供更便利快捷的上市渠道,也為承接中概股回歸創造條件。

土地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重在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和農村宅基地“三權分置”改革。宅基地“三權分置”改革,在落實集體所有權、保障農戶資格權的基礎上,關鍵是拓展使用權向外部人員流轉的空間,優先擴大農民住房財產權對外流轉的空間,穩步擴大宅基地使用權對外流轉的空間,促進城鄉要素雙向理流動。

在新生產要素領域,改革的核心目標是推動產業技術變革,加快產業數字化智能化改造和先進技術擴散,使我國的潛在生產可能性邊界達到國際前沿水平,以釋放仍然存在的追趕潛能。這就要求加快培育技術和數據要素市場。在新一輪科技革命迅猛發展,大數據、物聯網、人工智能等正在成為國際競爭制高點的背景下,加快培育技術和數據要素市場尤為迫切。

技術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重在探索科技成果產權激勵制度改革。要探索科技人員職務科技成果產權激勵制度,開展賦予科技人員職務科技成果所有權或長期使用權試點,讓科技項目研發與科技人員受益直接掛鉤,激發科技人員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提高科技供給質量和效率。加快發展技術轉移機構和技術經理人,支持高校、科研機構和科技企業設立技術轉移部門,對培育發展技術市場也十分重要。

數據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重在數據產權界定和數據交易市場培育。由于數據產權尚未清晰界定,數據的歸屬不明確,這就無法形成規范的數據交易市場。數據無法正常交易就會導致數據非法交易泛濫等問題。要盡快制定相關法律法規,對數據的所有權、使用權、收益權、處置權等進行規范。在數據確權基礎上,在市場定價機制、市場交易方式和市場監管上形成規范性制度和規則,加快培育數據交易市場,并與國際數據市場對接。

綜上所述,“十四五”時期,要按照建立高標準市場經濟體系要求,深化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更好對接國際規則和標準,使生產要素的國內大循環和國際國內雙循環都更加順暢。

(責編:曲源、張桂貴)
河南11选5开奖结果